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佛教论坛mn_forum

 找回密码
 注册

一键登录: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总共3060条微博

动态记录

查看: 4885|回复: 19

[转帖]悲少林 [复制链接]

匿名  发表于 2005-12-2 18:58:35
悲少林
昔日菩提到少林,众生方知东来意,
今日功夫振环宇,几人能明西去心,
空留神僧断臂血,后人只练单臂刀。

匿名  发表于 2005-12-2 19:17:23
少林众僧竞不共勉,更悲哉!

Rank: 2

瘦马 发表于 2005-12-2 20:28:20 |显示全部楼层
名闻利养 st]
不变随缘,随缘不变

Rank: 2

陈六 发表于 2005-12-2 20:38:26 |显示全部楼层
还是悲自已吧,不是佛僧千辛万苦的把他带给我们,为损性命也要叫我们能见法宝。自已没感激佛僧之恩,反而去挑剔人家的种种行为。真是不耻。还学佛呢,不配,不配。眼见到的是自已所想看到的,自已被自已所骗还在自我陶醉。真是不可救要。怎不看看你自已做到了什么呢。

知不知道羞耻啊,阿弥陀佛
慧生于觉,觉生于自在,生生还是无生,见了便做,做了便放,了了有何不了。 修行如驾上滩舟,暂歇篙时便下流。若不从兹勤努力,几时撑得到滩头。 归命弥陀。迅生净土。

Rank: 2

陈六 发表于 2005-12-2 20:47:58 |显示全部楼层
看和尚不如法,你如法吗,
只有你自已不如法,才会找其他好象不如法的现象来对比自已,自我安慰。

真正的末法,真实的体现在楼主身上,好好回头看看自已吧。
慧生于觉,觉生于自在,生生还是无生,见了便做,做了便放,了了有何不了。 修行如驾上滩舟,暂歇篙时便下流。若不从兹勤努力,几时撑得到滩头。 归命弥陀。迅生净土。

Rank: 2

忏悔修行 发表于 2005-12-5 10:59:20 |显示全部楼层
南無阿彌陀彿!自己約束自己,都有理,都沒理,彿!彿!彿!
很苦恼!很业障!很幸运!很忏悔!

Rank: 3Rank: 3

活跃会员 实修佛友 精进共修

合心 发表于 2005-12-6 18:53:47 |显示全部楼层
阿弥陀佛! t]
不变随缘,随缘不变
匿名  发表于 2005-12-23 19:46:50
法向内求,是悲自已不好吗?客观在主观的反应是知,主观在客观的反应是道,万法皆空,

匿名  发表于 2005-12-23 19:50:43
相的华丽而生悲,要以此声名,空离少林。

匿名  发表于 2005-12-23 19:58:36
知是一颗为知日益,有差别的好奇心。
道是一颗为道日损,无差别的平常心。

匿名  发表于 2005-12-23 20:03:44
此坛太静,我去接儿子放学了。

Rank: 2

思静唯物 发表于 2005-12-23 20:09:26 |显示全部楼层
新华网专稿:身披明黄色袈裟、戴着沉重念珠的释永信住在中国中部的一座深山古刹之中。然而在很多时候,他都是坐着配有专职司机的吉普车四处旅行,坐喷气式客机周游世界,与好莱坞名人过往甚密。难怪有人把他称为穿着僧袍的首席执行官。美国《洛杉矶时报》日前刊登一篇题为《功夫僧人赶时髦》的文章,描绘了一位融中国深笃的佛教文化与现代企业文化为一体的成功宗教人士:
  作为少林寺这一举世闻名的功夫圣地的方丈,释永信事实上扮演着多重角色。他的最新角色是担任一部关于少林武僧传奇故事的电影的制片人。这部电影投资2500万美元,预定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上映。他还在筹备一个由功夫高手参加的真人秀电视节目。
  释永信坐在位于少林寺中他那光线暗淡的办公室中,身边剃着光头的助手们在忙着用手机安排他繁忙的日程。他说:“电影、电视节目和互联网,这些都是现代化的交流工具。我们是生活在新时代中的僧人。我们应该利用这些技术,让它们为佛教和传统文化服务。”
  40岁的释永信是少林寺1500年历史中最年轻的方丈之一。也许正是由于年轻,他带领这个禅宗祖庭作出了一些非常大胆的举动。
  他的一大创举就是在1996年建立了中国首家寺院网站,而当时听说过互联网的中国人还寥寥无几。接下来的举动更是惊人:他在网上披露了一些此前被视为最高秘密、只传给真正信徒的武功秘笈。
  释永信还将此前与世隔绝的僧人派往世界各地,表演和推广源自禅宗的少林武术,进一步打开了少林寺的大门。
  他知道,仅仅武艺高强是不够的。他成立公司,保护少林寺的“品牌”。他还是第一批送身穿黄袍的僧人学习MBA课程、取得学位的方丈之一。

Rank: 2

思静唯物 发表于 2005-12-23 20:10:33 |显示全部楼层
似乎没有什么想法是不可实现的。他成立影视公司,使少林寺能够自己拍摄电影,监督剧本和主演的选择。他还一直考虑让少林武僧登上拉斯韦加斯的舞台。
  释永信说:“我们过去与世隔绝,与外界的接触仅仅是通过耕作与土地打交道。如今,我们必须与人打交道,这就没那么简单了。我们需要获取知识,学习新技能,比如学习英语,了解计算机,并且出国留学。”
  1981年释永信来到少林寺时,这座位于中国中部河南省雾霭笼罩的嵩山中的古刹已经萧条不堪。少林寺曾经绵延数英里,僧众达2000人之多,但当时只剩下12名老僧,靠耕种一小块土地为生。他们诵经习武,行事低调。
  1982年,首部在少林寺拍摄的香港功夫片《少林寺》上映。主演是当时还不为人知的功夫高手李连杰。这部电影开始了李连杰的演艺生涯,也给这座中国中部地区的破败古刹带来了国际声誉。
  释永信说:“这部电影就像为少林寺做了一个大广告。”
  他对利用少林寺的名声牟利没有丝毫不安。他说,毕竟,佛教总是站在创新的最前沿。佛教是最早使用纸张书写经文和印刷经卷的宗教之一。广告未必就是贬义词。
  释永信说:“塔是什么?它就像古代的广告牌。佛像也是一种广告形式。如果不做广告,没有人会知道我们。”
  然而问题在于,人们对少林寺的了解越多,他们就越希望从中分一杯羹。
  随着中国向市场经济的转型,少林寺现象对有些人来说只不过成了另一次巨大的商机。从火腿肠、汽车、武术学校到防盗门,形形色色的商品开始使用少林寺的名义推广自己。1997年,少林寺成立公司,聘请律师,向商标侵权现象开战,引起了巨大轰动。
  对释永信来说,最困难的事情是与下面这种观点作斗争:少林寺就是为了钱。
  释永信说:“看到我们进行保护商标和拍摄电影这类活动,有人认为这不太妥当。”
  他说:“但我们这样做恰恰承袭了传统。历代僧人都必须适应社会的变迁。我们是僧人。但我们也是公民。”(完)

Rank: 2

思静唯物 发表于 2005-12-23 20:13:13 |显示全部楼层
见过上文,我一点也不觉得悲哀 ,我恰恰觉得少林一片欣欣向荣。
佛是放在心里的,不是讲求表面功夫。
个人认为

Rank: 1

本草纲目 发表于 2005-12-25 19:04:06 |显示全部楼层
少林不兴,才是真悲!
要不是红火的“少林寺”,世人恐怕都不知道还有佛教的存在!
热闹只是表象,传承佛教,才是万古不朽的伟业。
让佛教通过电影电视互联网家喻户晓,才真是把弘法做到“家”了。
南无佛陀 南无达摩 南无僧伽
匿名  发表于 2006-1-8 14:06:08
寺院经济当然要顺应时代的潮流,但低调一些隙些好

Rank: 2

真有我 发表于 2006-1-8 14:46:55 |显示全部楼层
赞叹少林僧
不变随缘,随缘不变

Rank: 7Rank: 7Rank: 7

活跃会员 实修佛友 精进共修 杰出贡献 优秀版主

禅狂 发表于 2006-1-10 16:24:53 |显示全部楼层
去年,受约写了《少林寺方丈的是是非非》一文,文中的编按及评述是在下所写。

编者:最近,在《南方周末》刊登了记者赵凌写的《释永信:少林操盘手》一文后,又有了作者“花前说剑”评论少林寺方丈的文章《我看现任少林寺方丈释永信:一个俗人 》在互联网上广为张贴,很有代表性地说出了当代社会部分世间人(在家人)对出家人的看法,此文一出,引起哗然,一片无知的愚昧的对释永信的漫骂声接踵而至,如:“政治和尚”、“今日,丛林无净土”、“佛門敗類”、“现在的和尚都不信佛”、“和尚都不和尚了,都变伦尚了”、“争名夺利之徒”、“妖僧什么东西”、“这狗和尚说不定还包有几个女人”……等等,使一些无知者无畏之心态表露无遗,实为可悲可叹,世间上一些不解佛法的人看了此文后对佛法更加不解。就此种种光怪陆离现象,我刊试图以一个旁观者的态度,剖析该文,看看释永信是一个怎样的俗人 。
以下是作者“花前说剑”所写的题为《我看现任少林寺方丈释永信:一个俗人 》一文,括号内是我刊的评述。
  首先声明,我俗深缘浅,无幸得见永信法师,我以下的一切评论观点均系参考《南方周末》2004年9月16日人物版《释永信:少林操盘手》一文写成,我仅陈述本人阅读此文对少林寺方丈永信法师采访后的感触,不确切或不实之处请询问《南方周末》。(编者:无疑,记者赵凌是一位写作高手,在他写的《释永信:少林操盘手》一文中的字里行间处处表现了他的精明,一件平常的的事情,经他笔杆一摇,可读性顿放光彩,不但花前说剑深有感触,也使我们心旌动摇,可见其写作功力深厚。不过,对一件事和对一个人的评价定论,如果仅通过看一篇文章,或只看表面现象,不但有失公允,且徒增自己口业。)  
我未曾游历过多少名山大川,不过也有幸瞻仰过几座庙宇,但我从不曾跪拜和烧香,一次也没有。不是因为我秉持无神论,一些科学尚不能解释的奇怪经历和现象,使我从小受到的系统的无神论教育土崩瓦解,使我相信举头三尺有神明,而且我也极其希望我的这个相信并不是虚幻,这样善者才有褒扬,能够继续行善,恶者才有惩治,不敢肆意妄为。我之所以从不曾跪拜或上香,是因为我觉得佛祖、菩萨、观世音以及其他一切仙家不至于像我们凡人这么世故,你巴结巴结,他就浑身通泰,就给你点好处,你不巴结,他就装作不认识你。我想佛祖菩萨们天眼有察,谁是谁非,谁善谁恶他们心里都有数,不会市侩气的根据你磕头多少、上香次数和进贡多寡来安置大家。说到这里其实我很想笑,我们以凡人之心度神仙之腹,把神仙们想的如此市侩,真是好笑。今天看完《释永信:少林操盘手》一文,我发现,永信法师这位德高望重的现任少林方丈也与我等并无二志,也是一样的好笑。可是他是法师,是名震江湖的少林寺方丈,这个问题就不怎么好笑了。(编者:关于瞻仰庙宇时的跪拜和烧香,这主要是表示尊重的一种仪式,有如世间上的学生向智睿的师长行礼那样,当然,你行也可,不行也可,我族向来提倡尊师重道,行有何不可?虽然,烧香跪拜者以求福报之人居多,他们仍未了明罪福皆是自心所为,但他们起码知道有佛神的存在,也算是有了信佛的朦胧开端吧。至于说当今少林寺方丈名震江湖,可能是作者受武侠小说影响甚深之故,释永信也是人,一位佛法修行人,我们并不认为他名震江湖,所谓的名震江湖,也只是世间上一些人对另一些人戴上特殊的花冠,而人们对人的看法,习惯了看冠不看人而已。人既生活在世间,就必有其在世间的定位,则需在定位中各司其职,既各司其职,其职于某些人觉得好笑于某些人觉得不好笑,要笑的尽管笑,不笑的尽管不笑。)
  当我怀着虔诚的心来阅读此文时,永信法师的手机号首先让我心里忽闪一下,他的手机号尾数是6688,好吉利的号码!比我的强多了,很多我这样的俗人都希望有这样一个吉利且好记的手机号码,可永信法师不是我这样的俗人哪?我告诉自己这是一个偶然事件,方丈并不是为了讨吉利,而可能是电信局照顾宗教界人士。那就接着朝下看吧。(编者:作者说永信法师的手机号码比我的强多了,我说作者的手机号码比我的更强多了,因为我没有手机号码,各人有各人的因缘,怎可攀比,既然作者认为是一个偶然事件,或是电信局照顾宗教界人士或是为了方便记忆,故不作评说了。)
   永信法师做了几日“空中飞人”后终于回到了河南,在郑州的新郑机场大酒店就餐(素食),席间他对记者“流利的说出一串美国主流媒体的名字,说这些都采访过他”。大家闲聊嘛,法师说这些也没有什么,不过看了后来他说的另一句话后,我忽然觉得法师是有想法的。“他(永信法师)伸出四指用力摇晃,你知道吗,我去过40多个国家,而且接触的都是上流社会的人”。呵呵,方丈真是见多识广,在下佩服佩服。我以为只有我这样的俗人眼里,社会和人群分上流下流,原来佛经里、法师眼里也有这个区分,听起来区分方法似乎还和世俗社会一样,想来那些所谓上流社会的高官显贵一定给方丈脸上贴了不少金粉,令方丈大有面子吧?在后来的采访中,永信法师更是笑着征求身边小和尚的的意见说:能做到少林寺方丈和佛教协会的副会长已经够可以了吧?如果是我做官的朋友这样问我,我一定好心的鼓励他说;混的不错!或者说:你小子,混的不错啊!可这会儿,我真是替小和尚怎么回答方丈为难。(编者:将搭乘飞机这一交通工具说成是做了几日“空中飞人”,将僧貌说成“派头十足”,将伸出四指表达数字以“用力摇晃”来形容等等,虽不失其义,但字句却亮了很多,确能增加卖点,正是作者心思之处,如果将派头十足写成趾高气扬的话,则逊色多了。至于“上流社会”,总不成说为“下流社会”或“无流社会”才对吧,去访问嘛,邀请者大概不会是“下流社会”,说成“上流社会”也可以说是对对方的尊重,况且,当今社会,明摆着是有上下之分、穷富之分、官民之分、老板工人之分,这些福报之分也只是名词,方便区别。如果将上当成下、黑当成白、穷当成富、民当成官、工人当成老板,世界岂不乱套,惟有将语言文字来一翻改革,改革后的语言文字,还不是一样有分。佛门提倡众生平等,提倡的是众生在有为法中业报的平等,众生本性和成佛的平等,平等并不是什么都不分别,并不是世间上什么都一个样。我们也不认为释永信已达尽善尽美,取得了大成就,他仍然是众生之一,仍有缺点,出家人相对于在家人来说,已舍去了很多,我们不应戴着一入佛门便是圣这种有色眼镜去看出家人。作者可否知道,他为佛门具体做了些什么工作呢?我们感到安慰的是被人唾骂的他毕竟“为少林做了很多事,为少林立下的功勋有目共睹”,人的通病常表现在有偏见时,眼睛看的多是对方的缺点,少了一分宽恕之心。当我们严于责人时,如能先严于责己,世间则会少了很多的纷争。至于“永信法师更是笑着征求身边小和尚的的意见说:能做到少林寺方丈和佛教协会的副会长已经够可以了吧?”之说,源自记者问其抱负,释永信想表达满足于少林寺方丈和佛教协会的副会长的位置,没有再往上攀登的野心,可能释永信处世还不够圆滑,授以了作者话柄。)
  1987年,22岁的永信法师成为少林寺主持,1999年升座为方丈。他为少林做了很多事,为少林立下的功勋有目共睹,但2001年的拆迁问题实在令少林的fans们大跌眼镜。“从2001年少林寺整修拆迁以来,山门外百姓的怨声至今未绝。前后持续两年之久的拆迁涉及少林寺周围民房近10万平方米,迁走了武校40多家,商户1000多户。到去年底,少林口以内30万平方米,已全部拆迁完毕。曾经普渡众生关怀农桑的少林寺在第33代后继者释永信这里背上‘骂名’。”为少林寺这一千年古刹的清静着想,迁走武校和商户可以理解,但迁走平民是何道理?(编者:虽然,我们不是当事人,难解其中详情,但我们相信的是,在当今社会,少林寺的整修和拆迁工作,也关系到一方财政,是一盘棋中的一步棋,并不是方丈一人说了算数的,其中须牵涉当地政府的文史部门、国土部门、旅游部门、城管部门、规划部门、交通部门、宗教部门……等等,只是大部分具体工作由释永信来做而已,因而,‘骂名’也就由释永信一人背,难为他了。如果认为“拆迁涉及少林寺周围民房近10万平方米,迁走了武校40多家,商户1000多户”如此大的工程都是由释永信一人就背得起的话,那真是太天真了。我们都相信因果,释永信16岁出家入少林,22岁承师衣钵成为少林寺住持,34岁升座成为方丈,确是佛缘不浅,继而,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等各种头衔便接踵而来,说明了其世缘不薄,也正由于如此,他才够得上背此骂名。)
  在永信法师主持期间,“清晨执帚扫院的不再是僧人而是花钱雇来的保洁员”。清晨即起,洒扫庭除,朝阳雾气中或夕阳落叶中,少林武僧挥帚起舞的传统经典画面已成回忆。劳动应该是少林寺僧人修行的重要一项,居然雇人代劳?(编者:我们都不否定,寺院僧人是要做功课的,少林寺发展了,在发展中有很多工作要做,少林寺面积多了,游客多了,清扫相应多了,少林寺僧人岂不要改行做清洁工了。雇请保洁员,不失为彼此兼顾的明智之举,如果少林寺僧人为了养尊处优而雇请保洁员,则另当别论了。)
   在给记者解释少林方丈并不神秘时,永信法师说:有啥神秘的,只是社会分工不同,你当了记者,我做了出家人。你看,连“社会分工”都用上了!只是我不理解出家修行是怎样的社会分工。(编者:“社会分工”是现代名词,说法不同,也就是生命在世间的定位,其中有着种种的因因缘缘,体现了业力的果。如果永信法师说:有啥神秘的,只是业果不同。这样,可能不会遭此质疑,不过,什么是业果呢?又需诸多解释了。)
   永信方丈本人几乎拥有所有现代化的通讯设备:宽带、笔记本电脑、数码相机、时尚手机(他短信发得很好),这些无可厚非。但他仅凭一己之见,就把少林寺和一众僧人卷进了世俗社会甚至经济的大潮中,这种做法值得商榷。永信法师作为佛教协会副会长希望把佛教发扬光大,并身体力行,这值得称赞。你完全可以以副会长的身份开展工作,少林寺的传统是我们整个民族的文化遗产,你怎能不征求别人的意见说改变就改变?看了永信法师后面的谈话我多少有些明白了,他说:“我不相信民主,民主就是平庸”。又说:“哪个宗教不是政治的一部分,和政治密不可分”。(编者:不知作者凭什么说释永信“仅凭一己之见,就把少林寺和一众僧人卷进了世俗社会甚至经济的大潮中”呢?如果没有见证少林寺僧人的生活,没有深入了解其前因后果,仅凭片言只字而纸上谈兵的话,是不是同样值得商榷呢?少林寺变迁的巨大,对中国近代佛教寺院来说,是罕见的,在中国已经改革开放后的1981年,少林寺仍是一片破败,共有十来个和尚,其中有九个是老人,靠种28亩地过活,少林寺是否应该维持这种状况呢?世间人看了一些小说、电视、电影,给寺院定格于雾气、云霞、夕阳、波光、竹影、钟声等这些有如世外桃源气息的画面,也只是世人厌倦红尘的纷扰,下意识中的一方净处。可是,世间上有谁知道,有几多同样是人迹罕至的山林寺院如福建仙游的西隐寺那样,现已遭受到严重损坏即将倒塌,而寺中僧众长期以来直至现在仍只是靠自己耕种的十几亩瘦田和果园来维持生活,已属清贫,何来能力修葺,正期盼各方善士解囊相助呢!少林寺则截然不同,的繁荣已使其完全走出困境,因素是多方面的,小说、电视、电影的推波助澜功不可没,释永信也能及时紧抓时机。看了此文指责释永信“少林寺的传统是我们整个民族的文化遗产,你怎能不征求别人的意见说改变就改变?”,使我们感到作者看问题是那么的肤浅,说改变就能改变吗?要经过多少关卡啊!如果没有当地政府的旨意和协调,释永信能顺利办好这些事吗?在当今社会,任何事都少不了和经济挂钩,而经济少不了和政治挂钩,宗教难道能游离于经济和政治之外吗?)

宗教内部民主与否是宗教内部事务,别人无权干涉,但关于少林文化遗产的继承还是改变问题恐怕就并非单纯的宗教内部事务了,怎能以“民主就是平庸”的态度对待呢?至于宗教和政治的问题,永信法师的话让我觉得作为一个方丈,他对佛教历史的了解并不深入,也不广博。宗教的确有很多时候和政治相关,但佛教并非如此,因为佛教主张“出世”,抛却红尘杂念,所以有“出家”一说。它之所以很多时候和政治和朝廷扯上关系,是因为被政治所利用,但佛教的精神一直是独立的。现在到好,还没怎么有人来利用,你就主动向政治上靠拢。(编者:什么是主动向政治上靠拢?什么是被动向政治上靠拢?什么是不向政治上靠拢?谁能说得清呢?我们就从表面上看,在1928年,军阀石友三火烧少林寺,烧毁了法堂、天王殿、大雄宝殿和上千册珍贵经藏,大火延续几十昼夜,千年古刹大部分殿堂化为焦土,成为废墟一片。在1982年,政府拨出巨款,为少林寺修复了天王殿、六祖殿、东西禅堂等主要建筑,这是谁靠拢谁呢?佛教主张“出世”的同时也不“离世”,禅宗六祖惠能说:“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离世觅菩提,恰如求兔角。”为什么这样说呢?这其实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有如世间上的人跌倒了,如果他要爬起来,须从跌处开始爬才能爬起来,离开了跌处,怎能爬得起来呢!)
   还有一处比较有意思,抄录下来:记者采访结束向永信方丈辞行时,“他正盘腿坐在方丈室的古椅上,高举着从门缝里斜刺过来的阳光凝视计算器上那个数字。他说,一部分工程结束了,该结账了”。这大概也是被称为“佛门净土”的寺院与时俱进后的独特一幕,以达摩祖师的修为和慧根,大概也不曾想到日后会有这一幕场景。(编者:世间上的同样的一些事情,在甲地做是对的,在乙地做就错了,某甲做时是正常的,某乙做时就要遭到非议了。这一节并没有特别的意思,少林寺要进行工程,工程结束了理所当然要结账,难道被称为“佛门净土”的寺院就不用结账了!难道达摩祖师在世就不用结账了!少林寺的工程较大,由第一把手一把抓何足为奇,这也不说明了释永信的责任心强吗?如果不是佛门寺院,释永信则又会多了受贿的嫌疑,何须吹毛求疵,何须要求他人套进固定的模子里呢!)
   整个读完《释永信:少林操盘手》一文,我几乎笑倒。这哪里是常人心目中神秘脱俗、德高望重、绝世独立、修行高深的少林方丈?他有时是一位行业行政领导,有时是一位公司老板,又有时就干脆是隔壁那个颇自我欣赏、自得其乐并精于算计的二大爷。连他的朋友、宗教学会副会长都提醒他“忙里偷闲打打坐、练练武”。听听,这些修行功课成了方丈忙里偷闲、抽空才做的事情了。嬉笑之余,我想到了六祖慧能、玄奘、泓一法师等前辈高僧,或许人各有志,但我心目中的少林方丈应该是他们那个样子,不过,可能是我看金庸小说和佛教公案故事看多了,也可能是我落后于时代了。(编者:在这一节,我们才恍然大悟,原来作者要将释永信套进“神秘脱俗、德高望重、绝世独立、修行高深的少林方丈”的模子里,不知是否漏了内功精湛武功高强属江湖顶尖高手这一项,难怪作者失望之后有此满怀的感触。世间上当人与人近距离接触后,很容易看到对方的优点和缺点,心胸宽厚者看的多是对方的优点,心胸狭窄者看的多是对方的缺点。说释永信象行政领导也好,象公司老板也好,象二大爷都好,只要我们透过现象看,释永信所象的也只是由他过去的因缘和现在所处的环境以及其起心动念所造就的生活中活脱脱的释永信)
   再照录记者的一段后记吧:“9月8日,央视新闻频道就少林寺公布秘笈一事采访了释永信。晚上10点,释永信打来电话,语气兴奋:节目看了吗?觉得怎么样?还行吧?不过还是有点紧张。唉,好多精彩的地方都在后期给剪掉了”。红尘万事,事事入心,比我第一次上电视还激动还兴奋还遗憾没能展示最精彩的一面呢,这个方丈未免也太世俗了些吧!
编者:可以这样说,在改革开放的经济浪潮中,释永信确是弄潮儿,他善于把握身边各种有利的因素,使少林寺发展得有声有色,不失为世间上的一位成功人士。由于释永信的身份特别,是举世闻名的少林寺的方丈,宗教界的领袖,他的所作所为难免会引起争议,这是因为人们对他的期望高而引起的正常现象。在世间法中,利与害是一对孪生子,利的后面潜伏着害,当你得到了些什么的同时也失去一些什么。就以释永信来说,他致力于少林寺的修复、扩张、传播、影响,这方面他成功了,使少林寺增加了知名度,少林僧众们有了安稳的修行环境,也丰富了一方财政,并为自己迎来了荣誉;同时,不可否定,释永信的“红尘”事务多了,则于个人在佛法的行持修证少了,由于在佛法的行持修证少了,对精深的佛法教义的弘扬也更少了。所有这些的对对错错,利利害害,谁能真正分辨得清呢!现实生活中,释永信确是一位幸运儿,这是他的因缘,也是他的果报,每一个人都处在因缘果报中,也同时有自觉或不自觉的发心,这发心也就是起心动念(业力),起心动念决定了这个人以后的因缘和果报,这就是人的命运。最后,我们衷心希望,既然少林寺已具规模,释永信能从俗务中解放出来,于佛道证得成就。

显示孤单,眼睛长在头顶上,狐假虎威,一半真来一半妄。

Rank: 2

雍隆 发表于 2006-1-11 12:16:49 |显示全部楼层
你了解多少少林???方便度人你又懂多少???
不变随缘,随缘不变

Rank: 2

真有我 发表于 2006-1-11 15:21:17 |显示全部楼层
少林方丈在做他应做的事。

辽宁海城大悲寺的和尚在行头陀行,持日中一食,不捉金钱戒,一年行脚两次。他们也是在做应做的事。
不变随缘,随缘不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佛学在线超级群03群 481023578 佛学在线网聊天室 67350745 佛学在线佛教论坛3群 173370513 佛学在线佛教论坛2群 475189720

佛学在线经书流通3群 275862644 佛学在线经书流通2群 475119987 佛学在线经书印赠 195412751 佛学在线法物流通2群 646828112

专修专弘净土宗群 64885301 专修专弘禅宗佛友 199056542 专修专弘密宗佛友 199056752 专修专弘戒除邪淫2群 576232577

佛学在线北京佛友3群 466594896 佛学在线广东佛友3群 637540381 佛学在线广州佛友群 245301657 佛学在线深圳佛友群 294098315

佛学在线上海佛友2群 614689968 佛学在线江苏佛友2群 561435373 佛学在线浙江佛友2群 646381755 佛学在线四川佛友2群 646820005

佛学在线湖北佛友2群 646384632 佛学在线江西佛友群 162047821 佛学在线福建佛友2群 646835346 佛学在线安徽佛友2群 646835633

佛学在线陕西佛友 50924655 佛学在线内蒙古佛友群 77311820 佛学在线湖南佛友群 46126571 佛学在线河南佛友 104744816

佛学在线广西佛友群 255720627 佛学在线西藏佛友 184176521 佛学在线青海佛友 195413357 佛学在线贵州佛友群 299260241

佛学在线成都佛友2群 576236859 佛学在线河北佛友2群 646860677 佛学在线海南佛友2群 476444313 佛学在线天津佛友2群 574468768

佛学在线重庆佛友2群 563676964 佛学在线山东佛友2群 478118367 佛学在线云南佛友2群 433672273 佛学在线甘肃佛友2群 576276322

佛学在线新疆佛友 105250631 佛学在线新疆佛友2群 581624685 佛学在线辽宁佛友群 180560552 佛学在线辽宁佛友2群 511757454

佛学在线宁夏佛友 195413598 佛学在线宁夏佛友2群 582273055 佛学在线山西佛友2群 646825541 佛学在线山西佛友2群 576877281

佛学在线黑龙江佛友群 298154449 佛学在线黑龙江佛友2群 478816324 佛学在线吉林佛友群 115847889 专修专弘禅宗佛友2群 478654358

佛学在线寺院佛堂 156778485 佛学在线佛品厂商 276567695 佛学在线迎请大藏经 646860273 佛学在线大藏经编委 199738348

以下为满员群,请勿加入! 以下为满员群,请勿加入! 以下为满员群,请勿加入! 以下为满员群,请勿加入!

佛学在线超级群01群 153531235 佛学在线北京佛友 250943440 佛学在线上海佛友 250943514 佛学在线广东佛友群 256616109

佛学在线超级群02群 107338379 佛学在线江苏佛友 250943549 佛学在线四川佛友群 291151875 佛学在线湖北佛友群 274993268

佛学在线经书流通群 122428165 佛学在线佛教论坛 122424410 佛学在线山西佛友群 142168532 佛学在线法物流通群 118374100

佛学在线福建佛友群 147831339 佛学在线安徽佛友群 297918727 佛学在线成都佛友群 299549838 佛学在线河北佛友群 117026351

 
扫描下图关注网站公众号 扫描下图关注站长微信号 扫描下图微信支付 扫描下图支付宝支付
佛学在线网站公众号 佛学在线网站 微信支付 支付宝支付
佛学在线网站 www.foxue.org 站长手机/微信:13803579456 微信帐户:赖云龙 支付宝帐户:赖云龙

敬请互相转告,并转发好友或朋友圈或公众号等为祈,共同一起弘扬佛法,利乐有情!

  

  

回顶部